【濠河投资】《银河补习班》:营销打在了“痛点”,内容却走向了“悬浮”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在这个充外的暑期档,《少年的你》《八佰》《伟大的愿望》《刀背藏身》相继退出后,原本并不是十分精彩的《银河补习班》成为了“救市”之作,影片原本定档7月26日,最终也提档至7月18日上映。

《银河补习班》上映首日以靠近50%的票房占比取得6287万票房,上映两天累计票房2.3亿,也助推邓超成为了市场第4位华语百亿影人。

【濠河投资】《银河补习班》:营销打在了“痛点”,内容却走向了“悬浮”

虽然《银河补习班》在点映阶段的营销十分精彩,然则点映热度并不能完全反映影戏的真实热度。相较于影片点映时的热度,《银河补习班》在正式上映后的票房显示并没有到达预期。

影片由邓超和俞白眉团结执导,二人此前配合执导的《分手大师》《无赖天使》质量着实是令人不敢捧场。以是,许多观众看到邓超和俞白眉的名字很容易就将《银河补习班》与烂片遐想起来,然则《银河补习班》相较于前两部照样有着显著的提高。

此次的《银河补习班》与前两部作品差异,内容不再执着于尴尬的笑剧,而是将眼光聚焦于教育和父爱,影片质量虽然相较于前两部作品来说有着不小的提升,然则不能否认,邓超和俞白眉的执导功力照样有些微弱。

《银河补习班》虽然很好地捉住了教育这一痛点,然则邓超、俞白眉二人并没有完全脱离前两部作品夸张的导演气概。影片是现实主义,可二人并没有根据真正的现实主义手法去讲述故事,从而造成剧情悬浮,不能很好的与观众发生共识,影片远没有到达优异的水平。

营销:直击“痛点”的点映战略

在这个魔幻的暑期档,《少年的你》《八佰》《伟大的愿望》《刀背藏身》相继从暑期档中退出,《银河补习班》从第二梯队已然成为了暑期档的热门影片。

《银河补习班》聚焦于教育问题,与去年暑期档的《我不是药神》聚焦于医疗问题相似,它们都聚焦于当下与人们生涯亲热相关的话题。

《银河补习班》捉住了教育这一社会痛点,宣布了大量如“清华北大只是历程,不是目的”之类的“鸡汤”海报,引起观众的共识。影片最新的推广曲《信托你的人》依附着走心的歌词也是戳中了无数人。

《银河补习班》也一度被看作是今年的《我不是药神》,而且它还接纳了《我不是药神》的大规模点映的做法。从上周末最先,《银河补习班》在除北上广深外的天下局限内举行了大规模点映,点映首日便位列单日票房第四名,而且往后一直处于单日票房排名的TOP4中,住手影片上映,《银河补习班》的点映票房就已突破1亿,可以说是做到了未映先火,赚足期待。

此外,《银河补习班》的主创职员还开启了阵容浩荡的路演,涵盖了南昌、长沙、南京、武汉等40个都会。

路演历程中,“看《银河补习班》要带好纸巾”成为了被提及最多的一句话,与《比悲痛更悲痛的故事》“唯一观影提醒:请带足纸巾”如出一辙,二者在营销的层面都十分乐成,在映前可以说做到了营销零差评。

然则,营销做得好、点映热度高的影片在上映之后并纷歧定会延续热度,事实点映阶段只是少部门观众的观影,影片正式上映之后,观众的发声才是最真实的声音。

内容:走向“悬浮”的现实题材

《银河补习班》在正式上映后,首日以近50%的票房占比取得了6287万票房,然则豆瓣评分却是刚过及格线的6.2分。

《银河补习班》是邓超和俞白眉的第三次互助,此前二人互助的《分手大师》和《无赖天使》已经被当成了国产烂片的典型,豆瓣评分划分仅有5.0分和4.1分,虽然《银河补习班》的口碑并不算优异,但它仍是迄今邓超和俞白眉团结执导的最好的一部影戏。

邓超和俞白眉此次也是一改昔日的气概,甩掉了以往的恶搞笑剧风,《银河补习班》突出的是教育和父爱,加倍的关注现实,力争用真情来感动观众,这一点让观众有一种线人一新的感受,他们这次终于找对了偏向,至少让观众看到了“真诚”二字。

影片的时间跨度很长,从90年月到现在的30年时间跨度,展现了许多主要的历史节点,好比1990年北京亚运会、1992年亚洲足球杯、1997年香港回归、1998年大洪灾;影片还应用了大量90年月的金曲,好比韦唯的《亚洲雄风》、张国荣的《昔时情》等,这些都可以让履历过谁人年月的观众找到归属感。

然则,不得不说邓超和俞白眉这一组合照样有些稚嫩。邓超和俞白眉都非科班身世,他们在影戏市场摸爬滚打多年后,讲故事的能力依然照样有很大的不足,虽然相较于《分手大师》和《无赖天使》来说,这一部的提高很大,然则还远没有到达优异的水平。

【濠河投资】《银河补习班》:营销打在了“痛点”,内容却走向了“悬浮”

《银河补习班》此次虽然是选择了现实主义题材,然则却是“悬浮的”现实主义,并没有真正地将教育问题“落地”,与观众之间也没有达不到深条理的共识。详细硬伤有以下三点:

第一,情绪太过丰满。影片中将马氏父子的人生塑造的太过崎岖,母亲和有钱的叔叔跑了、最信托的下属倒戈了自己、邻人们破口痛骂指指点点、走上街被没文化的人羞辱、去河畔被小混混殴打,还能被车撞、遇上洪水等等剧情将悲痛形貌有些“狗血”,使影片有一种憋着劲想让观众哭的感受。

第二,剧情过于套路。影片劈头就是航天员在太空中遇险,航天员在太空中回忆起父亲昔时的教育,最终得以生还,故事生长全在观众的意料之中。反观《我不是药神》,虽然泪点也有许多,但完全不影响戏剧冲突,对比之下,《银河补习班》的叙事结构上略显清淡。

正如邓超在剧中的台词:真正的人生难题,不会像考卷那样,会自动跳出ABCD四个选项,有且只有一种尺度谜底,而是会有EFGHIJK的岔路。显然《银河补习班》并没有跳出尺度谜底的桎梏。

第三,话题冲突不显著。与《我不是药神》差异,《银河补习班》是完全脱离真实事宜的作品。影片关于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博弈可以引人深思,然则影片并没有去探讨二者之间的优劣权衡,而是一味地否决应试教育。这种态度难免有些过激,脱离现实。影片在“取笑了两个小时应试教育的腐朽,最后却照样回归应试教育。”

资源:净利下滑95%的光线,钻营翻身

《银河补习班》虽然有许多不足之处,但也不是毫无诚意的烂片,至少《银河补习班》的创作初衷和专心水平要远比比《分手大师》和《无赖天使》精彩的多。

只管《银河补习班》的票房也许并不会到达预期的高度,但现在来看,影片票房将在10亿左右,也可对的业绩提升有着不小的辅助。

7月14日,宣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00万-1.05亿元,同比下降95.02%-95.97%。

讲述期内,公司介入投资、刊行并计入本讲述期票房的影片共七部,划分为《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雪暴》《千与千寻》,总票房为 28.16亿元,利润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除了《疯狂的外星人》和《千与千寻》外,其余影片票房均未破亿元。

而在今年暑期档,这一状态或以迎来改观。在《八佰》《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刀背藏身》等影片退出暑期档后,加之《银河补习班》关于教育和父爱的这两个话题都很具有讨论度,现在的竞争压力很小。

此外,光线传媒出品的动画影戏《哪吒之魔童降世》也已经最先大规模点映,从现在的市场回响来看,《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口碑在不停地发酵,现在豆瓣评分高达8.7分,有很大的几率成为今年暑期档动画影戏的票房冠军。

虽然点映口碑并不能真正的反映影片的质量,然则动画影戏一直以来都是光线传媒的强项,据光线传媒2018年年报显示,旗下的彩条屋影业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包罗《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创作团队十月文化、《大鱼海棠》的创作方彼岸天等。以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光线成熟的动画团队的保驾护航下,基本不会泛起上映“见光死”的征象。

《银河补习班》虽然口碑和票房都未达预期,但也让业绩下滑的光线传媒松了一口吻,而《哪吒之魔童降世》若能延续点映阶段的热度,那么光线传媒下半年的业绩无疑会有显著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