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投资怎么赚钱】腾讯新闻想让人人「开眼界」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算法的陷阱了。

我第一次意识到算法的问题是在一次同砚聚会上,我和老家一位结业早早事情的同砚用饭,碰头时遇上北京疫情反弹,他关切的告诉我“北京现在疫情很严重吧?天天用大蒜熏屋子,可以预防病毒。”

我听完大吃一惊,由于大蒜预防病毒是彻彻底底的谣言,专家早就已经辟谣,我说专家辟谣了,他反而说,多小心点没坏处。于是我只好哑口无言,听着他在酒桌上眉开眼笑的讲那些网上的段子、地摊文学式边角料、小道新闻以及种种早就被辟谣的谣言。

“疫情是XX国的阴谋”“华为应该和美国抗争到底”“吃隔夜茶会肾衰竭”“钟南山都说了”……但这些内容,要么缺乏知识,要么缺乏逻辑,要么基本就是都是传说,但他乐此不疲,很洪水平上是由于他天天乐此不疲的刷着算法给他推荐的内容。久而久之,腰不酸了,腿不痛了,脑子也欠好用了。

我替他感应惋惜,年数轻轻就这样,六十多岁还坚持学Python,而他三十多岁就最先信托大蒜能预防新冠病毒。更悲痛的想,这样的人又何止一两个。

腾讯在试图用眼界来解决算法的坏处

去年的腾讯ConTech大会讲的是人机协同,内容共生,我明白的是找到算法和人工之间的平衡。现在年的腾讯ConTech大会,则是让腾讯新闻的品牌主张从事实派延伸到了打开眼界的看法,在后算法时代,打开眼界成为一种新的驱动力。

我以为这个洞察很精准。

腾讯公司副总裁陈菊红演讲里提到了几组有趣的数据:一是用户的好奇心远远没有被知足,这个比例靠近80%,并随着岁数的增进,到中年后会有一个反弹式增进,虽然我也不明白那些跑不动也跑不掉的中年用户为什么一下子就对天下充满了云云多的好奇心,但事实就是云云。

另一组数据是用户在延续阅读10篇新闻之后,体验度断崖式下降,这意味着用户感受他的时间被虚耗掉了。去年云云,今年亦是云云。

这说明晰什么呢?

一是被算法包裹的内容没有解决用户的好奇心 ,算法让人加倍内卷化,天下不是变平了,而是变的更窄了。

我们谈论的算法陷阱实在就是信息茧房,就是平台推荐用户感兴趣的内容,用户不停消费这些内容,也不停强化他的兴趣偏好,领域越来越缩小,内容也变得加倍精准,对于绝大多数没有前言素养的人来说,自然是那些感官刺激、擦边球的内容就加倍受迎接,这就倒逼上游的内容创作者生产加倍暴力、极端、猎奇的内容,久而久之,用户就再也接触不到那些优质、有趣、感兴趣的内容,彻底的被困在自己算法的笼子里。

二是腾讯新闻熟悉到,权衡用户的价值不再是DAU、时长这些数据,而是回归到「人是万物的尺度」,看重内容的久远价值。

所谓眼界,实在是跳脱出算法之外的内容。是在基于内容权威可靠厚实的条件下,用户能够领会更多一些不领会的知识和手艺,掌握一些哪怕异常细小然则有趣有用的器械,由此开拓视野,提升自己。

说白了,不再把用户当「傻子」,而是当成「人」去看待。

下沉市场作为曾司理想的投喂群体,哺育了一大批崛起的独角兽。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把他们当成增进黑客:看新闻赚零花钱、花几毛钱找人砍一刀就提现的免费推广机械、真传奇,一刀999,沦落种种无聊的视频不能自拔。

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堂哥,远房的叔叔,腾讯新闻提出的眼界价值,不再是对这波人的「数据收割」:让他们看更多的新闻,看更多的视频,然后再卖给广告主,而是让他们通过优质可靠的内容,能够发现和毗邻到更广漠的天下,岂论是二三线都会用户对于适用手艺的需求,照样三四线都会用户对于新闻真实性和实时反馈的诉求,都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价值观,而这恰恰是算法所缺失的。

 开眼界详细怎么开,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美国大都会的死与生》里写到,一条有活力的街道应既有行人也有旁观者。

坦率来说,我小我私人以为腾讯新闻想让人人开眼界是一件无论构想照样实操都很难题的事情。往大了说,若是要「开启民智」,我以为在当下云云浮躁和碎片化的年月是险些不能能的事情,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为了普及经济学,做了几十年电视节目,到晚年无不惋惜的说,民众的经济学并没有获得提升。

往微观了说,眼界是一个异常虚的词,什么样的内容是开眼界,怎样才算开眼界,这些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尺度和界说。我想下层的员工应该和我有一样的疑心。

但这并不影响腾讯新闻的刻意,我们可以从大会谈话上看出一二:

陈菊红说要算法+身份认同。身份认同的意思就是那些有影响力有职位有判断力的人,他们说的话表的态权主要大于算法,事实大多数人更信托权威和专业,尤其是面临像新冠疫情这样突发事宜。因此,腾讯新闻的做法是,先保证内容权威可靠,把谣言和假新闻干掉,然后在差异领域,激励扶持那些权威机构和从业者。

腾讯新闻运营总司理黄晨霞指出了内容平台近几年一个异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规模不经济」。指的是内容和信息指数级增进的同时,低质内容也逐步的睁开,消费增多并不意味着收获更多,因此,需要更大模式的变化和调整。

我来总结一下,腾讯新闻的战略是,首先将低俗、垃圾、谣言这些新闻所有剔除掉,怎么剔除,主要依赖算法加人工的一套庞大流程:线索发现,专家+算法查证、自动谣言阻挡以及实时分发状态下的阻挡,保证这个平台的内容是真实可靠,这是最基础,也是第一步。

其次,引入差异领域差异类型的内容互助同伴,譬喻说较真,知识官,这件事腾讯新闻一直在做,就是让权威专家和行业能手出马,去解答专业问题。这些做法都取得了一些效果,譬喻说虎门大桥发抖,我看到不下十个版本的解读,有天灾论质量问题论甚至另有玄学论,但腾讯新闻马上找来了力学教授陈奎孚,陈教授说是卡门涡街的问题,一下子就让谣言灰飞烟灭。

类似的案例许多,但这也是一件很重的活儿,尤其是腾讯新闻专门划出了100多个学科领域,这么多的专家和能手需要拓展和对接,还要在热门发生时第一时间能做出回应,挑战异常大,运营的难度不小。

但既然这么说了,那么硬着头皮也要上。

奈飞最近出了一部纪录片,叫《监视资源主义》,这部纪录片讲的是基于算法的社交媒体对于人的负面作用,奈飞采访了曾经在谷歌、苹果、推特、脸书事情过的员工、主管甚至团结首创人,这些工程师和主管面临镜头,坦诚的说出算法是若何让人沦落在这些社交平台中的——通过无孔不入的大数据网络、加倍精准的剖析和欲罢不能的内容,譬喻说一些极端的题目、虚伪新闻,再把这些注重力换成广告收入。

影片的最后,一位互联网公司的高管对着镜头说,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女儿碰手机。

纪录片讲的是社交网络,但在大洋彼岸的中国,短短几年时间里,基于算法的内容推荐模式大行其道,而算法陷阱的问题一直没有被正视:互联网上的内容犹如大海,但由于算法的兴趣推荐,使得用户的兴趣点越来越集中和封锁,变得浅陋,无知,偏激。

美国青少年的自杀率在2009年后最先增进,而这正是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最先普及的窗口。而在中国,一切都由于已往几年移动互联网的突飞猛进而被掩饰了。

当我们真正反映过来时,我们能不能回到最初的问题,什么才是我们想要的内容,什么才是一个好的内容生态?

实在提及来也简朴,就是知足用户需求,给用户优越的体验之外,还要注重耐久价值。

这里不得不提腾讯新闻提出的ConTech,ConTech不是某个详细手艺和模式,官方对于ConTech的界说是「涵盖内容的生产、准入、处置、分发到体验的整个链条」。但实在,ConTech是一整套关于流程、工业化、算法、分发甚至价值观的方式论,腾讯新闻想用ConTech的机制,去匹敌纯算法模式下的坏处。

打个譬喻,若是一条爆款文章是谣言,那么是下架照样不下架?若是某些选题费时艰辛,注定不会成为爆款,那做照样不做?若是交给机械,那么谜底是显而易见的,在算法的天下里,内容是不存在利害的,只是一个个计量用户时长、停留时间和打开率的容器。因此,优异高质量的内容没有优势,而被算法选择性忽略了,用户不是不想看它,而是基本看不到它。

那反过来,优质的内容最终会由于劣币驱逐良币而退场,然后恶性循环。

要打破这个事态,就要跳出算法的「圈套」,但又要符适用户的需求,以是「眼界」这个看法被提出来了。眼界对应的是后算法时代用户需求的进化,由于用户最终会「醒悟」,最终会对「低质」「无用」的信息感应厌倦,那么一个能够知足他们眼界的平台,不管是什么领域什么方面,无论科普的照样美妆的照样农业的,只是能让他感应有哪怕一点点用处,辅助他提升了自己的视野,这就是有益的,这也是腾讯ConTech所追求的目的。

我想起了黄晨霞说过的一句话,这句话听上去让人充满了气力和希望。她是这样说的:

“我们小心一切为流量和效率至上的分发模子或者分发实践,我们不激励缺乏信息价值和审美追求的内容生产和创作,我们起劲的拥抱每一位内容互助同伴,配合组织一个生气盎然的康健生态,让内容缔造美妙,希望未来内容的天下繁星闪灼,打开眼界。”

天主在瞌睡时掷出一枚骰子,而我们要明白若何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