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好做投资】催收无间道,对战反催收:“这里充满了叛徒、卧底和内鬼”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催收和反催收之间的战争,正在不停升级。

“征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猛烈过。”一家催收机构的认真人吴洪发现,这片战场“充满了叛徒、卧底和内鬼,和真正的战场无异” 。

一家催收公司发现,自己的员工里,有约5%的人投奔敌营,成为了行业从业者口中的“叛徒”。

一些催收和反催收阵营都派出卧底,试图隐蔽进敌方阵营,获取情报。

另有一些催收员,会和反催收同盟勾通,“配合收割乞贷人”。

这个战场离钱着实太近,一切厮杀,都与利益有关;一切博弈,都与人性纠缠……

01 叛徒

催收员丁启瑞默默将一位做了三年密友的催收偕行,拉入了黑名单:

“叛徒!”

一个月以前,这个密友告诉他,准备去做“反催收同盟”,说“稀奇赚钱”,还想拉他入伙。

“你想钱想疯了吧?!”丁启瑞破口痛骂。

对方讪讪地走了。

没想到,对方真的加入了反催收同盟,开了抖音号,建了社群,并最先在同伙圈发反催收的广告。

和其他催收偕行一样,丁启瑞在他的广告下面留言骂了几句,然后迅速拉黑对方。

他绝不掩饰自己对“叛徒”的恨意:“恨得牙痒痒。已往他吃着这口饭,现在相当于要砸了所有人的饭碗。”

疫情之后,大量的催收员,加入了反催收同盟的雄师。

“我们最少有5%的催收员,加入了反催收同盟。”一家催收公司的认真人吴洪统计了一下数据,效果超出他的想象。

他的300个员工中,“有15位潜逃”。

“大部门都是一二线都会的催收员,且事情年限低于三年。”吴洪称,这样的催收员工,忠诚度对照低。

他们为什么要加入反催收阵营?

从去年最先,催收行业就不再好做。

羁系收紧,公安严打,甲方爸爸时不时来审查,整个行业被箍得牢牢的,处于高压状态。

催收员胡铭也发现,从去年最先,身边的催收偕行越来越少。

抓的抓,转行的转行,他自己的公司也在去年年底遣散,“不赚钱,且担的风险太大”。

就在催收行业举步维艰之时,反催收同盟逆势崛起了。

疫情之后,胡铭注重到,反催收同盟急速壮大,并衍生出一条暴利的产业链。

反催收同盟不是公益性子的,他们的焦点目的,就是收取服务费——行规一样平常是收取10%到30%。

假设反催收同盟辅助乞贷人,和金融机构协商不还款1万元,他们就能拿走1000甚至3000元。

胡铭心动了。

暂时没有事情的他,决议加入反催收雄师。

他只花了1个月的时间,就收获了10万粉丝。

“只要将一些对战催收的小技巧发到抖音,轻松就能点赞上千。”他分享了一个若何“逼疯”催收员的技巧,成就了第一个爆款视频。

“催收给你电话,你就说一定在一周内还钱,然后一周内不接电话;一周后,你再答应一周还钱,接着又不接电话。延续三次,一定将对方逼疯,对你破口痛骂,然后,录音,投诉。”

而这正是胡铭当催收员时的履历。

他冲着乞贷人破口痛骂,“感受自己被玩了,绝对不能忍”。

由于这件事,他被罚了半个月的人为——他万万没想到,昨日的伤痕,却成为今日“勋章”。

他放肆分享着已往最憎恨的乞贷人招数,并收获了大量的拥趸和欢呼。

靠着辅助乞贷人对战催收,协商不还利息,甚至不还本金,胡铭“上个月赚了5.6万,是做催收时人为的6倍”。

他知道,一些催收同伙拉黑了他,但他漫不全心。

“利益眼前,态度和梦想,都不值一提。”

02 卧底

催收与反催收的战争,正在不停升级,剑拔弩张。

为了压制对方,他们早就最先了相互渗透的特工战。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公司派了一小我私人去催收公司卧底,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套路。”网名叫“欢子”的一个反催收同盟认真人称。

效果“卧底”在面试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这家催收公司对学历要求并不高,大专就行,但有个硬性尺度:无不良征信纪录。

欢子放置的卧底,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赖,没聊两句就被请了出去。

欢子感伤“敌方阵营防守得密不透风”,不得不换一个刚结业的小同伙去应聘。

现实上,绝对不招有“不良征信纪录”的人,早就成为了催收行业的行规。

这么做,第一是为了行业声誉,第二也是为了防止卧底。

催收要去反催收组织卧底,则容易许多。

吴洪派出了一个卧底小分队,一共3小我私人。

他们天天的义务,就是去看反催收同盟的抖音账号,去听他们的线上直播,并混入他们的社群,与所有的乞贷人打成一片。

每次看到那些对于催收的损招,他们都气得牙痒痒,“咬着牙看完”。

每周,小分队会将反催收同盟的新招数给全员分享。

好比,对于暂停挂账、太过授信之类的套路,他们都提前制订好了战略,“逐一破解”。

不外,卧底义务也有失败之时。

小分队在一次卧底的时刻,被对方发现。

“问的问题太专业,对方一听就知道是行内人,把我们的人踢出了群。”吴洪称,在这片江湖中,人人都“猴精猴精”。

03 内鬼

在催收与反催收的战争中,双方阵营看似泾渭明白,实则“水乳融会”。

在催收的队伍中,存在着一些“内鬼”,他们给反催收阵营提供情报,穿针引线,并介入“分赃”。

杰是一家催收公司的中高层,他已成为“内鬼”两个月了。

两个月前,他的一个催收偕行去做了反催收同盟,并试图拉他下水。

那时对方网络了某家银行的一批乞贷人名单,“多达52人”。

徐明杰探问到,银行将这批案子委托给了一家催收公司,他萌生了“内外勾通”的想法。

他找到这家催收公司的认真人谈判:“给这批乞贷人所有免息,让其只还本金,我们双赢。”

徐明杰给对方算了一笔账:这52人共需要还本金近100万,催收公司可以拿到20%的佣金,就是约20万;反催收同盟可以收10%的服务费,就是10万。

而他在中央笼络,双方都给他几万的辛勤费——倒手就赚5万。

最终乐成,皆大欢喜。

经此一役,徐明杰开启了他的“内鬼生涯”。

他同时和5个反催收同盟互助,网络了大量的乞贷人信息。他将这些信息举行分类,并找背后的催收公司谈判。

在这个模式中,最难的不是谈判,而是找到催收公司。

有时刻,一个金融机构会同时将案子分给多家催收机构,他需要一家家排查。

他最喜欢和地方上的催收公司互助——许多金融机构会将一个区域的案子,就交给当地的催收公司。

“以是根据地域分好,我就能很快锁定催收公司。”

靠着这样的操作,徐明杰两个月的收入就有“十几万”。

“这绝对是一个暴利的生意。”他示意,疫情后不良资产暴增,市场变得伟大,加上反催收同盟崛起,一个“伟大的商机”泛起了。

“反催收同盟手里掌控了大量的乞贷人信息,并取得了乞贷人信托,完全可以加以行使,让他们帮我们催收。”

徐明杰并不以为自己是“内鬼”,他以为这是一个合理的生意,甚至准备确立一个“大数据库”,将与金融机构互助的催收公司统计进来,利便以后很快找到目的。

徐明杰的操作并不是个案。

吴洪发现,一些催收行业的中高层已最先“被渗透”。

曾经就有一个偕行同伙来问他,某银行的营业现在是哪个催收公司在接手。

吴洪很敏锐,一直追问,对方最终认可,自己在给反催收同盟“拉皮条”。

除了中高层之外,一些催收员也最先和反催收同盟勾通。

“我找了几个催收前同事,帮我协调了好几个案子。”胡铭称,他们一起商议,给乞贷人伪造了一些与疫情有关的“减免资料”,如隔离证实等文件,“减免了几万利息”。

“这是双赢,反催收同盟赚到了钱,催收机构也获得了利益。”

在这场零和博弈中,既然催收机构和反催收同盟都是受益者,那谁是受害者?

吴洪称,受害者就是金融机构,它们的利益被牺牲了。

好比说,一个用户原本会还一定利息,却由于催收机构的倒戈,导致金融机构只能收回本金。

而乞贷人也成了被收割的最终工具,被反催收同盟收取了巨额的服务费。

这场战争将若何终结?

吴洪以为,羁系和金融机构的介入,将打破这种严重的失衡,扭转战局。

好比,羁系将一些违规的反催收同盟列为袭击工具,阻止其“滋扰金融秩序”。

或者,金融机构严酷监视,一旦发现催收和反催收勾通,“重罚”。

只有制度和规则,才气约束人性,屏障诱惑。

*文中受访者为假名。